295 258 520 927 972 750 823 611 385 771 089 061 660 871 650 507 320 398 535 024 625 288 468 029 189 118 184 560 084 893 279 439 599 739 595 604 673 094 363 874 213 891 657 168 778 427 843 409 936 212 786 441 999 456 489 261 481 244 990 295 207 859 587 487 927 404 760 378 587 784 240 652 121 303 246 425 303 250 662 952 074 357 523 621 518 494 866 863 547 720 285 927 106 560 207 683 539 229 094 613 335 870 211 032 739 802 918 158 117 544 377 277 651 889 582 623 339 689 754 616 828 909 083 643 926 198 789 951 612 075 387 048 495 379 145 748 140 915 847 516 609 980 407 986 561 228 180 051 313 189 652 984 709 968 025 309 218 603 783 723 848 567 922 774 510 068 770 648 523 357 371 313 749 477 721 345 108 040 273 323 224 119 762 306 092 749 646 606 698 106 980 036 639 830 612 886 403 749 607 331 109 148 891 405 854 887 869 299 987 268 464 843 415 278 701 450 068 941 记-老家小聚-云轩阁-吟风阁古风文学站 - enchn.com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吟风阁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吟风阁 吟风阁首页 书香阁 云轩阁 查看内容

记--老家小聚

2017-9-2 12:55| 发布者: 孑影吟风| 查看: 1433| 评论: 0

摘要:   记不清有多长时间,又遇到这么忧郁的自己,配上空净的时间,驱使我凌晨一点莫名其妙地打开电脑,思维泛泛,想记又不知道要记什么…真要追溯起来,怕应该是去年的10月2日搬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小窝的那天吧!倒不是说 ...

  记不清有多长时间,又遇到这么忧郁的自己,配上空净的时间,驱使我凌晨一点莫名其妙地打开电脑,思维泛泛,想记又不知道要记什么…真要追溯起来,怕应该是去年的10月2日搬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小窝的那天吧!倒不是说这么久的时间,就没有感想,没有记录的执念,只是那颗心也维持着紧张的生活节奏,各种各样的好的、坏的事情让你躁动,让你不安,转瞬间那些飘过来的思绪又已消失殆尽。待到空闲时,又发现根本没有动笔的念头了。

  凌晨到家,微信群里给兄弟们报过平安,已无回信。简单洗了把脸,半躺在沙发上,已然睡意全无。昨天老家的哥几个就在微信里张罗着回家喝酒,于是下午手机就提早振个没完没了,好像迫不及待地提醒我要准备赴约了。美好的周末拉开序幕,照例回家简单整理下,老婆下班还没到家。于是张罗着给她先准备点儿晚饭,等她回来。约摸八点左右就收拾停当,开车出发了。周末的郑州一如既往的把堵车的时间点推到了晚上八点多,不过还好一路顺利,到达老家时已是九点多了。

  废话自不必多说,老家实验高中一个不大不小的饭店,恨不得一个房间都是我们的“天下”,进屋里也不带客气地说着不着边际的俗话。没过多久,女士们就集体活动去了,剩下这些“老伙计”,还有一箱半的啤酒作陪。男人和酒,越说越有…只可惜我还是做好后勤工作吧。烟雾缭绕里推杯换盏,推杯换盏中谈笑风生…难得今天也有酒场“打关”,气氛更不必多说。一个感觉:回家真好。

  酒过三巡,这些“老伙计”不醉也或多或少带些醉意。于是安排打道回府,各自回家。待我这任期内的后勤部长把该送的送走之后,多少犹豫了下,也就驱车回家。

  凌晨的310国道,自打几场秋雨赶走了炎热的夏天后,便也不知不觉的少了路边的夜市和那些吆五喝六、踉踉跄跄的醉鬼,所以更显得安静。周边的村庄也睡下了,没有了星星点点的灯光,加上原本就黑漆漆的国道,此时能听得见得只有车载广播里抒情的音乐;看得见的只有前挡玻璃上弥散的小雨滴以及远近灯光变换下的前方的那一块“小天地”。好像有什么东西,就是想要趁你些许疲惫的时候,撕开你的面具,扯下挡在胸前的外衣,暴露你内心深处的种种。

  伴随着雨刷器有节奏地摇摆,我的目光也空洞起来了,思绪飘飘然的漫过窗外,飞的越来越远,不着边际。脑海里飘过很多事情,一些过去不愿再追忆起来的、一些憧憬的、一些因为没能实现而遗憾的、一些想要着急实现,而又无能无力只等时间消磨掉的…或者想说,第一不知道从何说起,第二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所以只能堆在心里。像现在这样,它便自己会飞出来透透气,也让承载它的肉体卸下越来越重的行囊,好好休息。那个时候,突然想到辛弃疾的词“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现在自然谈不上“识尽愁滋味”,只是时不时会发觉开始有些事情让自己想说,确只能道“天凉好个秋”了。

  我是个后知后觉的人,有些事情开始不会去想太多,也没注意到。只是随着时间的推进,偶尔再回想起来,会有所发现,有所感悟。就像不知道从什么时间,开始发现这些“老伙计”不再纯粹的拼酒,而是有意识地控制、保留,知道喝酒也要适可而止了。当然更多是一个人的成熟悄然地让你我他变得心系责任。

  沿着城市装点的长龙式的霓虹,前方远近灯光下的那片“小天地”,不知不觉已经从黑暗的310国道变换成亮堂堂的电厂路,而前档玻璃上稀松的小雨滴也在回家后的不久敲打在书房后矗立的杨树叶子上,越来越密,越来越响。

  文/葫芦娃小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吟风阁古风文学论坛 ( 豫ICP备15004038号-1 )

GMT+8, 2021-4-13 03:34 , Processed in 0.060855 second(s), 23 queries .

古风文学 吟风阁

© 2001-2016 yinfengg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