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6 719 897 341 925 227 493 703 981 896 994 046 186 797 408 720 396 674 089 426 469 096 634 977 978 743 919 282 521 112 085 293 469 969 614 776 970 907 420 060 392 451 326 755 368 870 321 077 890 637 586 937 590 136 665 939 768 945 039 167 087 007 925 829 096 807 835 688 477 973 893 951 315 694 117 949 651 648 411 339 620 718 040 111 633 326 275 857 884 548 481 200 467 166 094 521 908 382 495 189 879 892 466 116 112 449 020 551 764 964 113 751 640 906 026 860 858 737 454 055 025 181 915 389 170 866 332 177 147 329 936 166 703 351 805 747 709 398 253 441 063 388 993 983 923 472 802 972 750 223 742 721 851 806 991 270 776 592 600 612 161 084 866 326 425 294 950 826 839 962 651 482 310 309 615 281 956 110 012 298 347 030 541 969 933 462 368 653 130 042 059 584 944 698 874 664 008 081 191 990 899 132 488 292 232 245 163 284 701 346 113 648 011 138 700 457 534 870 琴瑟和鸣-笔趣阁-吟风阁古风文学站 - enchn.com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吟风阁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吟风阁 吟风阁首页 书香阁 笔趣阁 查看内容

琴瑟和鸣

2015-10-7 11:41| 发布者: 孑影吟风| 查看: 4263| 评论: 0

摘要:   《诗经》有曰:“琴瑟在御,莫不静好”。古琴泠泠幽幽,淙淙铮铮,浸透着中国文人雅士追求“入耳澹无味,惬心潜有情”的人文气韵。听一段琴韵冲淡胸臆,随着袅袅琴意,息心静听,浮生偷闲。在至简之音中体味希音 ...
  《诗经》有曰:“琴瑟在御,莫不静好”。古琴泠泠幽幽,淙淙铮铮,浸透着中国文人雅士追求“入耳澹无味,惬心潜有情”的人文气韵。听一段琴韵冲淡胸臆,随着袅袅琴意,息心静听,浮生偷闲。在至简之音中体味希音之意趣,在古琴神韵中,天地和鸣里,屏神静气,浑然忘我,只闻余韵袅袅,心灵与天籁互通往来。
  古琴之源
  据悉,古琴为伏羲氏所琢,“伏羲知梧桐为树中良材,夺造化之精气,堪为雅乐,令人伐之。其树高三丈三尺,按三十三天之数,截为三段,分天、地、人三才。取上一段叩之,其声太清,以其过轻而废之;取下一段叩之,其声太浊,以其过重而废之;取中一段叩之,其声清浊相济,轻重相兼。送长流水中,浸七十二日,按七十二候之数。取起阴干,选良时吉日,用高手匠人刘子奇制成乐器。此乃瑶池之乐,故名瑶琴。”
  尧舜时操五弦琴,歌‘南风’诗,天下大治。后因周文王被囚于羌里,吊子伯邑考,添弦一根,清幽哀怨,谓之文弦。后武王伐纣,前歌后舞,添弦一根,激烈发扬,谓之武弦。先是宫、商、角、徵、羽五弦,后加二弦,称之文武七弦琴。尧舜时操五弦琴,歌‘南风’诗,天下大治。后因周文王被囚于羡里,吊子伯邑考,添弦一根,清幽哀怨,谓之文弦。后武王伐纣,前歌后舞,添弦一根,激烈发扬,谓之武弦。先是宫、商、角、徵、羽五弦,后加二弦,称为文武七弦琴。
  古琴之形
  人者,天地之灵也;琴者,众乐之王也。古人云:“神农氏继庖牺而王天下,上观法乎天,下取法乎地,近取诸身,远取诸物,始削梧为琴,绳丝为弦,以通神明之德,合天人之和。”(桓谭《新论》)
  “远取诸物”,指琴的制作符合自然之数,并多用自然之事为其部件命名,如岳山、龙池、凤沼、雁足、天柱、地柱等。古人云:“琴制长三尺六寸五分,象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年岁之三百六十五日也;广六寸,象六合也;有上下,象天地之气相呼吸也。其底上曰池,下曰沼,池者水也,水者平也,沼者伏也,上平则下伏。前广而后狭,象尊卑有差也。上圆象天,下方法地。龙池长八寸,以通八风;凤沼长四寸,以合四气。其弦有五,以按五音,象五行也。”(《五知斋琴谱·上古琴论》)其中有山有水,有天有地,有鸟有兽。在一张琴上,人们能够看到天地宇宙自然,感受到胸襟之博大和意境之深远。
  “近取诸身”,指古琴的形制大小合适,结构紧凑,极具人形之风韵,其有额,有颈,有项,有肩,有身,有腰,有尾,有足,同时其各个部分又恰恰以人身来命名,如琴头、琴额、琴颈、琴项、琴肩、琴腰、焦尾、雁足等。《琴制尚象论》云:“肩曰仙人肩,取其正齐也。腰曰玉女腰,取其纤细也。”“岳外曰承露,又曰岳裙。”(《文会堂琴谱·琴论》)造型端庄的古琴,其漆色、额宽、项实、岳高、肩正、腰度、足平,观之如婷婷玉立之仙人,抚之如人声有情之吟唱,令人从中获得情感之共鸣和慰藉。
  古琴之音
  明人高濂《遵生八笺·燕闲鉴赏笺》中谈到:“琴用五音,变法甚少,且罕联用他调,故音虽雅正,不宜于俗。然弹琴为三声,散声、按声、泛声是也。泛声应徽取音,不假按抑,得自然之声,法天之音,音之清者也。散声以律吕应于地,弦以律调次第,是法地之音,音之浊音也。按声抑扬于人,人声清浊兼有,故按声为人之音,清浊兼备者也。”表明古琴琴音的艺术特点。
  古琴有散音7个、泛音91个、按音147个。散音沉着浑厚,明净透彻;按音纯正实在,富于变化;泛音的轻灵清越,玲珑剔透。《太古遗音·琴制尚象论》中说:“上为天统,下为地统,中为人统。抑扬之际,上取泛声则轻清而属天,下取按声则重浊而为地,不加抑按则丝木之声均和而属人。”琴之散、按、泛三音,正如天、地、人三籁,变化无穷,于清妙韵致中,引发人形而上之冥想,从而身心俱化,修身养性。
  古琴之雅
  古琴,在唐诗中有许多雅称,如:“绿绮”、“孤桐”、“丝桐”、“峄阳”、“玉徽”、“瑶琴”、“素琴”、“玉琴”等等。历代文人雅士的文化生活,总是与琴形影不离,正所谓“君子以钟鼓道志,以琴瑟乐心”(荀子《乐记篇》),古人修身养性重视“琴棋书画”,且以琴为首。因而琴成了有否涵养的佐证和精神依托。《礼记·曲礼》称:“士无故不彻琴瑟。”杜佑《通典·乐序》也说:“士无故不去琴瑟,以平其心,以畅其志。”琴,是文人雅士才具备的雅好:
  促轸乘明月,抽弦对白云。
  从来山水韵,不使俗人闻。
  ——王绩《山夜调琴》
  明月白云,促轸抽弦,弹一曲《山水操》,诗人以简洁的笔法描绘出一幅《山夜调琴》图。诗歌借弹奏的琴曲,抒发作者超脱世俗的隐逸生活情趣。然而,“不使俗人闻”也暴露了作者过于清高的倾向。
  名士竹林隈,鸣琴宝匣开。
  风前中散至,月下步兵来。
  ——李峤《琴》
  诗中字里行间流露出一种高雅不俗的情调,它虽无关于弹琴与听琴的描述,但引述的古代着名琴师与知音之间的动人故事,以及隐逸名士的典故以抒情言志,已让无数人心向往之。
  唐代诗人不仅仅称颂古琴之道,同样也为琴有所倾心。诗人刘禹锡在《昼居池上亭独吟》中认为:“法酒调神气,清琴入性灵。”可见酒与琴在诗人心目中的地位,诗仙李白更胜一筹,竟达到“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之境。而诗人白居易不仅善于听琴,他常以一生 “酷好三事(诗、酒、琴)”为自诩,故而弹琴为其一生中除诗之外的另一雅好,白居易善弹《秋思》,曾写有《弹秋思》一诗。白居易另一首着名的咏琴诗为:
  鸟栖鱼不动,月照夜不深。
  身外都无事,舟中只有琴。
  七弦为益友,两耳是知音。
  心静即声淡,其间无古今。
  ——白居易《船夜援琴》
  即便是出外旅游,也不免舟中抚琴一番,可见白居易对琴热爱之极,的确是情有独钟。
  唐代薛易简在《琴诀》中讲:“琴为之乐,可以观风教,可以摄心魄,可以辨喜怒,可以悦情思,可以静神虑,可以壮胆勇,可以绝尘俗,可以格鬼神,此琴之善者也。”古琴博大精深,与中国人相伴千载,成为不朽。不仅在唐诗,古往今来,古琴与喜爱古琴者相藉相伴,共同经历着悲恸、欢乐与盼望。无论是在高山之巅、是在流水之侧、还是在陋室之隅,琴声里似乎都有松风轻拂、波浪缓流、心言低诉。那一曲中国风,仍在丝丝缕缕地飘荡……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吟风阁古风文学论坛 ( 豫ICP备15004038号-1 )

GMT+8, 2021-4-13 04:11 , Processed in 0.056976 second(s), 23 queries .

古风文学 吟风阁

© 2001-2016 yinfengg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