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吟风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吟风阁 吟风阁首页 中华风雅颂 查看内容

我是皇帝的妃子,他却把我赠与他人

2017-6-30 09:0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70| 评论: 0

摘要: 我是皇帝的妃子,他却把我赠与他人  沐云澜有点晕,她记得自己明明在和别人比武,为什么现在眼前是一片红色。而且,脑袋上似乎还顶着什么东西,重的要命,还有,为什么额头好痛啊!  伸出手,想要将头上的东西取 ...
我是皇帝的妃子,他却把我赠与他人





  沐云澜有点晕,她记得自己明明在和别人比武,为什么现在眼前是一片红色。而且,脑袋上似乎还顶着什么东西,重的要命,还有,为什么额头好痛啊!
  伸出手,想要将头上的东西取下来,可是沐云澜却摸到了一块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当沐云澜郁闷的想要骂人的时候,突然,一道低沉,却如大提琴般优雅,还带着一丝微微的沙哑的声音传进了沐云澜的耳中。
  “前面的客人都散了?”
  仅仅是一句普普通通的话,却让沐云澜心神为之一荡。
  感觉到自己的情绪后,沐云澜狠狠的鄙视了一番自己,不就是声音么,连人都没看见,说不定真人是个丑八怪呢!
  “回主子,都散了!”不同于之前的声音,这次说话的人声音听起来及其普通,可是那巨人于千里的冷意确是显露无疑。
  “哎我说,你不会真要和那个傻子洞房吧?你明知道皇上把那个傻子许给你就是为了羞辱你,你怎么还那么淡定的接受了呢?”
  不待沐云澜细细品味这个声音,就被话里的内容震惊了!
  什么?傻子?还有洞房?居然还有皇上?尼玛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在拍戏?不不不,不可能!老娘不会穿越了吧!
  被自己的想法惊倒的沐云澜完全没有注意到刚才说话的一行人已经进了房间。
  “咦,这个傻子好像还挺乖的,居然没有大吵大闹啊!”
  没有理会旁边唧唧喳喳的唐陌尘,楚谦缓步走到了沐云澜面前,看着大红盖头下那安静的身影,虽然没有表现的向别人那般先厌恶,可是那不带丝毫感情的眸子,却诉说了他的心情。
  身为一国王爷,却娶了一个傻子,还是皇帝赐的婚。这已经是他楚谦最大的让步了。
  不过,傻子也好,至少不会像别的女人那般勾心斗角。
  也许明天京城就会有传言,他轩王楚谦饥渴难耐,连一个傻子也不放过。
  毫无征兆的,楚谦在身边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掀起了沐云澜的盖头。
  入眼的是一张惨白的小脸,却被厚重的刘海遮住了一半。已经凝固的污血黏在脸上,在加上那被人涂得殷红的嘴唇,饶是楚谦心智强大,还是被吓了一跳,这分明就是一女鬼啊。只是沐云澜那呆呆的眼神,让楚谦一瞬间便恢复了平静。
  “哇靠,王爷,这就是那个傻子?明明是个女鬼吧!好丑!不行不行,我先走了,太吓人了!”看到沐云澜样子的唐陌尘明显被吓的不轻,话没说完,就跑了出去。
  就在红盖头被掀起的那一刻,沐云澜从震惊中回过了神。可是看到掀起自己盖头的人后,又愣在了那里。
  那是怎样的一幅容颜啊!一双桃花眼宛若最上好的黑曜石般,深不见底,只一眼就几乎让人深险其中。直挺的鼻梁下,薄唇轻抿,如刀削般的俊颜仿佛上帝最完美的杰作。整个人媚而不妖,如仙似魔。
  即便见惯了二十一世纪的帅哥的沐云澜在看到楚谦后,也不得不感叹一句:“这还是人么,造物主你也太偏心了吧!”
  直到唐陌尘的那一声惊叫将愣神中的沐云澜惊醒后,她立马做成一幅受到惊吓的样子,躲在了床帏之后。不是说她是傻子么,那就先装傻好了!
  楚谦看着沐云澜的举动后,不满的皱了皱好看的眉,对依然站在身后的人说道:“阿离,王妃的丫鬟呢?怎么不在这里?”
  “属下这就去找!”还是不带感情的话,但是沐云澜却知道了刚刚在屋外的人都是些谁。
  看着犹如小兔子般躲在床帏之后的沐云澜,楚谦拿起了放在一边的两杯酒,将一杯塞在了沐云澜手中。
  “喝了这杯合卺酒,从此后你便是我的王妃,既然娶了你,那你便是我楚谦的人,也许我无法向对待一般的女人那般待你,但是至少,我会在有生之年,护你周全,这是我的承诺。不管你听不听的懂。”
  认真的话语,认真的表情,让沐云澜一直忐忑的心有了一丝平静,不管这个男人说的话是否算数,至少现在,她记住了他的话。
  在楚谦的引导下,沐云澜喝下了手中的酒。却在心里默默的流着泪,居然嫁人了,自己居然就这么嫁人了啊!还不能有任何反抗的就这么嫁了。没听到么,人家是王爷,要是稍微有点异常的举动,说不定连明天的太阳都见不到了呢!
  “吱呀!”
  一个一身粉嫩的丫鬟推门而入,身后还跟着面无表情的阿离。
  “奴婢锦鸢参见王爷,王妃。”
  “伺候好王妃,要是她出了什么事,你也别想活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听着那走远的脚步声,沐云澜终于松了一口气,却发现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了。可是才放松下来,就感到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袭上脑袋,本来就身子弱,再加上又失了血,还有那一直紧绷的神经,沐云澜在也支持不住的晕了过去。
  昏迷中,沐云澜看见一个面容精致绝伦的女子一脸温柔的抱着一个孩子,轻轻的哼着摇篮曲。那浑身散发的浓浓的母爱,让沐云澜也沉醉在其中。
  画面一转,一个男子粗暴的将那个抱着孩子的女子推到在地,而另一边,一个约摸有六岁的小女孩被另一个稍大一点的小女孩护在身后,放声大哭,而她的一边脸上还高高的肿起。男子身后,一个小女孩一脸得意的看着大哭的小女孩,漏出鄙夷的神色。
  虽然沐云澜是旁观者,可是她还是深深的体会到了那个坐在地上的小女孩内心那深深的恐惧。
  也许是被小女孩的情绪所感染,沐云澜听到了男子的声音:“你看看你生的这个傻子,居然用石头去砸自己的姐姐,要不是看在她还是我女儿的份上,我早就把你们赶出这丞相府。管好那个傻子,要是再让她随便丢人现眼,就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便带着站在他身后的女孩走了。
  不等沐云澜有所表示,画面又是一转。一张破旧的床上,那个精致绝伦的女子已经没有了呼吸,周围只是站着几个丫鬟窃窃私语,而那个小女孩却像是发现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在一边笑得欢乐,却被那个护着她的女孩紧紧的捂住了嘴。
  最后,女子在小女孩奇怪的眼神中,被人放在一个破旧的棺材里抬走了。
  后来,小女孩一个人在破旧的院子里玩耍,身边只有那个护着她的女孩一直照顾着。被下人打骂,她就将小女孩紧紧的搂在怀里,自己承受;为了让小女孩能吃饱饭,经常将别人的衣物拿来浆洗,以求换的一餐。
  再后来,那些自称是小女孩哥哥姐姐弟弟妹妹的人,都将小女孩当做玩具一样,肆意玩耍打骂。可是都被那个一直保护的女孩子挡了下来,而她的那个所谓的爹,却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闻不问,还嘱咐别人,只要不弄死就好。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小女孩已经十五岁了,却不知为何,被皇帝指名去和亲。
  临走前,那个一直护着小女孩的女孩子在破旧的墙院下挖出一个被油布裹着的东西,将它珍重的放在了小女孩手中,并说道:“小姐,这是夫人临走前交给你的东西,让我在你出嫁的那一天交给你,我不求小姐能多爱惜它,只求小姐你……别弄丢了就好了。”
  突然,画面变得一片红色,小女孩很听话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可是,门却被人重重的推开,在小女孩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抓着小女孩的头就想床脚嗑去。一边嗑还一边吼道:“都是你这个傻子,凭什么嫁给谦哥哥,凭什么做谦哥哥的王妃,你给我去死,去死啊!”
  就在沐云澜想要看清楚那个大吼大叫的女人是谁的时候,被额头上的疼痛一下子弄了醒来。
  伸手摸了摸额头,却摸到一圈厚厚的纱布。接着月关,当沐云澜看清自己躺着的地方后,再次不得不认清了现实,那就是,她穿越了。
  将脑海中的信息整理了一下,沐云澜知道,自己梦里的那个被人肆意玩弄打骂的傻子小女孩,就只这个身体的主人,而她的名字,也叫沐云澜。那个一直护着她的女孩子,叫做锦鸢。是在她母亲去世后,对她最好的一个人。而沐云澜知道,这个叫锦鸢的女子,是她目前,唯一可以信任的人。
  摸了摸有些不适的心脏,沐云澜在心里轻轻的说道:“沐云澜,你放心,既然我用了你的身体,那从今以后,我便是你,你喜欢的人,我会替你去喜欢,你讨厌的人,我会替你去惩罚,而那个致你死亡的人,虽然我没有看请她的样子,可是却记住了她的声音。你放心,伤你者,犹如伤我,而伤害我的人,我则会百倍、千倍的奉还,你这个仇,我帮你报!所以,你就安心的去吧。”
  傻子么,谁说傻子什么都不知道呢,其实,有时候傻子,才是那个最明白的人吧。
  第二天,已经睡醒的沐云澜看着趴在一边的锦鸢有些诧异,这丫头什么时候跑来了?她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伸手,戳了戳锦鸢因为挤压而变红的小脸,沐云澜将自己凑到了锦鸢的面前。
  没有想象中的惊叫,被沐云澜戳醒的锦鸢看着眼前的沐云澜只是无奈的说道:“小姐,你还带着伤,怎么可以随便动啊,来来来,快点躺好。”
  一边说着,一边将沐云澜重新扶进了被窝。
  “王爷说了,在王妃的伤还没有好之前禁止乱动,而那个伤了王妃的人,他会派人去查。轩王府如今只有王爷一个人,所以小姐不用敬茶,也不用请安。呸呸,什么小姐啊,如今该叫王妃了。”
  听着锦鸢那唠唠叨叨的话,被摁进被窝不能动弹的沐云澜只得反着白眼。还好以前的沐云澜是个傻子,不然绝对会被锦鸢这老妈子气质烦死的。可是,面对锦鸢那认真的小脸,还有满脸的疼惜,沐云澜怎么也无法推开这双让自己感到温暖的手,只得任由锦鸢摆布。
  “阿锦!”如果没记错的话,沐云澜以前也是这么叫她的。“你看着我!”
  被沐云澜这好像正常,又好像不正常的话惊倒的锦鸢一时之间没了反应,只是呆呆的看着沐云澜。
  看着锦鸢那张清秀的小脸,如兔子般圆圆的、毛茸茸的眼睛睁的大大的,樱桃般的小嘴不自觉的张大,最后仿佛要确定什么般,将一双布满茧子的小手伸向了沐云澜的脸。
  “好了好了,阿锦,不闹!你看,我好了呢,不傻了哦!”为了表示自己已经不傻了,沐云澜很大方的赏了呆愣中的锦鸢一个爆栗。
  看着自家小姐犹如正常人般的举动,锦鸢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失声哭了起来。
  “呜呜……小姐,你……你真的好了吗?小姐,呜呜……你不要骗我好不好,阿锦好担心你!”
  看着已经快要哭成泪人的锦鸢,沐云澜有些无语。
  “好了好了,阿锦,我变正常了,不是一件好事吗!你就别哭了。不过……虽然以前的一些事我还记得,可是具体的一些东西,我却不知道,你给我说说好不好!”
  看着沐云澜确实和正常人一样的锦鸢将脸上的眼里抹去,然后慢慢说起了她所知道的一切。
  原来,锦鸢是沐云澜的娘亲在她四岁时无意中救起的,那个时候沐云澜只有两岁,所以什么也不知道。而锦鸢却因无家可归,又想报答恩情,于是就一直跟在了沐云澜娘亲的身边。
  沐云澜的娘亲名叫宮亦梦,而他爹沐宏是云舒过的当朝丞相。在一次外出治水中,碰到了年轻貌美的宮亦梦,被她所吸引,就将她留在了身边,而当时年少的沐宏一表人才,靠家族力量成为了一朝丞相,正是得意洋洋意气风发的时候,很容易得到了宮亦梦的好感,于是就和沐宏走在了一起。
  宮亦梦随沐宏回到云舒都城后,发现沐宏家里是妻妾成群,才知道自己看走了眼。可是已经怀有身孕的她为了孩子,不得不留了下来。
  就这样,沐云澜出生了,却没想到这孩子尽然是天生痴傻。于是,沐宏彻底对宮亦梦失去了兴趣,只留她在后院苟延残喘。
  而在沐云澜六岁的时候,宮亦梦因抑郁成疾,最终去世。
  在那之后的事,沐云澜都记得,无非就是被人打骂不给饭吃,和锦鸢两人相依为命。
  只是一个傻子,为什么会被派去和亲啊?
  问出心里的疑惑,锦鸢也愣住了。因为要照顾沐云澜,所以对外界的事她几乎知之胜少,只是在和亲的路上,她听那些侍卫说,这是两国皇帝都同意的,人家天旭国还指名道姓就要沐云澜。
  而沐云澜到达天旭国后,天旭皇帝直接下旨,叫轩王楚谦迎娶沐云澜为正妃,在沐云澜有孕之前,不得另娶她人。
  天旭轩王楚谦,被誉为天下第一美男,无论其家室身份才情还是相貌,都是天下女子所向往的对象,而天旭皇帝的这一道圣旨,犹如将天下女子的美梦都打会原型,所以,沐云澜就这样很悲催的成为了那些爱慕楚谦的女子的公敌。
  听到锦鸢的解释后,沐云澜很是没形象的无语的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尼玛这都是什么事啊,用脚趾头想想,都能明白那个天旭皇帝和云舒皇帝的用意,不就是为了羞辱楚谦嘛!而她沐云澜正好是丞相之女,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讲,以后都不可能嫁的太低。
  这对于想要羞辱楚谦的天旭皇帝来说,简直就是瞌睡了正好有人送来一个枕头啊。而作为小国的云舒,不就是一个傻子嘛,既然人家天旭国愿意要,自己正好顺水推舟,丞相之女虽不如公主,可身份地位也不低啊。要是觉得作为庶女有辱王爷身份,那就让沐宏将沐云澜的娘亲抬为平妻就可以了。而那个女人早就死了好多年了,就算被抬成平妻也没多大影响。
  于是,这场你情我愿,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和亲,就这么诡异的完成了。
  天旭皇帝成功的羞辱的楚谦,云舒皇帝成功的博得的身为大国的天旭国的好感,而嫁了女儿的沐宏不但有了一个王爷女婿,还和自家皇帝更好的拉近了距离。真正是三全其美啊。至于沐云澜?谁还管那个傻子啊!
  想清楚这些后,沐云澜低低的冷笑两声。自己的那个渣爹,还有那什么狗屁皇帝,等着吧,她沐云澜以前是好欺负,可是以后么,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
  不过眼下,还是不要叫别人知道自己不傻的比较好,不然,麻烦肯定比现在还多。
  “阿锦,我变正常的事,你最好不要告诉别人。知道吗?”沐云澜直视着锦鸢的眼睛,如今,她已经知道了自己不傻,如果将来有什么差错,对于她沐云澜来说,是绝对不允许的,如果她稍有异心,那自己绝对不会手下留情。一个傻子杀了人,别人最多会想到就是失手而已。
  有些疑惑,可是锦鸢还是认真的点了点头。小姐变正常后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呢,可是这是好事不是么,虽然不明白小姐为什么不让别人知道她已经不傻了,可是小姐的命令,就算自己拼死也要完成啊。不过,面对现在的小姐,虽然压力很大,可是感觉真好。
  对于锦鸢的反应沐云澜很满意,可是她还是不忍心让这个丫头傻傻的面对自己,只好解释道:“阿锦啊,不是我不愿意让别人知道我不傻了,而是情况不允许啊!你看,如果楚谦知道我不傻了,会不会以为我是别人派来的细作,而真正的沐云澜已经死了(虽然确实死了)。那我岂不是会被当做细作处理了呢!如果天旭皇帝知道我不傻了,那不就起不到羞辱楚谦的作用了么,他一定会将怒气撒在我身上的,说不定我们两个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呢!”
  一边说着,一边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吓得锦鸢一个哆嗦。
  “不过话说回来,阿锦你为什么会知道我还是原来的沐云澜,而不是被掉包的呢?”
  面对沐云澜的疑问,锦鸢“噗嗤”笑出了声,意识到自己失态,有连忙收起了笑声。
  “王妃,阿锦伺候你已经十几年,你身上哪里有颗痣,哪里有胎记,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就算别人模仿的在像,都不会是您的,所以啊,我只需一眼,便能知道您是不是真的我家小姐了。”
  听着别人这么说自己虽然感觉不错,可是这被人看光的情况还是让沐云澜有些黑线。
  “王妃,我能问你件事吗,那个……你是怎么变正常的啊?”
  怎么变正常的?难道要告诉锦鸢自己是穿越来的?真正的沐云澜已经死翘翘了!有些头痛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在摸到那圈纱布时,沐云澜有了主意。
  对锦鸢指了指自己的额头,神秘兮兮的说道:“看到没,脑袋破了,不过把我一下子给嗑正常了,怎么样,你家小姐我厉害吧!”
  却看到锦鸢的神情一下子变得呆萌呆萌的,嘴里还喃喃的说道:“早知道小姐磕到头能磕好,那当初就应该让小姐早点磕到头啊,我真傻,那个时候还护着小姐,生怕你磕到头呢!哎……”
  沐云澜无语了,阿锦啊,你要不要这么可爱呢,如果那个时候磕到头,说不定你家小姐就死了呢!
  不过,自己为什么会穿越过来啊,还能不能回去呢!为什么只记得自己在比武啊!还有,到底是为什么要比武啊。居然完全都不记得了。
  懊恼的拍了拍脑袋,突然想到比武,那岂不是自己前世会武功!
  将锦鸢打发去收拾洗漱的东西,沐云澜静下心来仔细的回想着前世的一切。
  往事一幕幕犹如影片般在沐云澜的脑海中回放,包括自己前世的家庭,还有那个让自己家破人亡的功法。
  当她还想仔细回想时却被一声开门声拉回了思绪。
  楚谦声色淡淡的看着躺在床上被锦鸢裹成粽子的沐云澜,由于长时间的缺乏营养,已经及笄的沐云澜看上去却仿佛只有十三岁,卸了妆后,蜡黄的小脸上,一双如小鹿般圆圆的湿漉漉的大眼睛怔怔的看着站在床边的楚谦。对于这个男人,如果昨晚是因为他的话而感动的话,那么此时此刻,在沐云澜清晰的知道自己的处境的情况下,那就是危险。
  要么就是被这个男人杀死,要么就是被这个男人的敌人杀死,要么就是被这个男人的爱慕者杀死,总之,都是死。
  突然,沐云澜从被窝里爬出来,看着楚谦认真的说道:“哥哥你长的好漂亮啊,你是神仙吗?”一边说着,一边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下自己,什么神仙啊,魔鬼还差不多!可是,这种赏心悦目的情绪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喂!
  被沐云澜这毫无防备的话微微一惊,楚谦立刻恢复了原来的淡然,但是他心里清楚,就在自己对上沐云澜那清澈的目光时,那原本风平浪静的心湖突然被打破,虽然只是一圈涟漪,可是那种感觉,他无法否认。
  “我可不是什么神仙,要叫我夫君哦,乖!”低沉的,却优雅如大提琴般的嗓音在沐云澜耳边淡淡的想起,那到这一丝哄骗,三分诱人的声音,让沐云澜成功的呆了一呆,也让随后而来的阿离惊掉了一地的眼珠子。这个真的是自己家的王爷吗!
  如果阿离知道他家王爷以后在沐云澜前的狗腿样子的话,那么现在这些都不算什么。
  将楚谦在自己心里留下的声音成功的赶跑后,沐云澜装作认真的想了想,然后继续认真的说道:“夫君是什么?能吃吗?好不好吃?”
  说完后,沐云澜还象征性的吞了吞口水。
  屋里一整安静,就在阿离以为楚谦会发怒的时候,他却一本正经的说了句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话。
  “夫君是可以吃的,而且我认为味道很不错,云儿要试试吗?”
  听到楚谦的回答,反应过来后的沐云澜,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自己刚刚到底说了什么,而且,楚谦你为什么要回答的那么一本正经啊。
  看着沐云澜那傻掉的样子,虽然知道她本就就是一个傻子,可是那天真的话语,还有那清澈的眼神,却让楚谦觉得心情大好。
  弯腰将沐云澜从床上抱起,在沐云澜的一声惊呼中,将她轻轻的放在了床尾,然后在阿离不可思议的神情中,取出一把精致的小刀,将手指割破,将雪涂抹在元帕上。
  安静的坐在床尾的沐云澜悄悄的翻了个白眼,电视中的狗血桥段居然就这么毫无防备的发生在自己眼前的啊,然后是不是会有一个皇宫派来的嬷嬷端着这个抹了雪的白帕子回去复命?
  “王爷,您怎么可以做这些事啊,应该让属下来做的。”阿离不赞同的看了看沐云澜,又看了看楚谦割破的手指,严肃的说道。
  而沐云澜在看到楚谦的举动后,在心里默默的吐糟着:尼玛这个楚谦不会也是个傻子吧,不然干嘛割自己的手指啊,随便找点什么鸡血狗血的,都可以应付过去的好吧。
  一边吐槽着,沐云澜一边翻身跑到楚谦身边,天真的说道:“神仙哥哥你在做什么啊?呀,神仙哥哥你怎么受伤了,我给你吹吹好不好,吹吹就不痛痛了哦!我受伤的时候,阿锦就是这么教我的。”
  沐云澜伸出爪子,将楚谦那修长如玉般的完美的手抓在手中,像模像样的吹了起来。
  看着给自己吹手指的沐云澜,楚谦怔了怔,抬起另外一只手,摸了摸沐云澜那只有巴掌大的小脑袋,说道:“我会保护你的,保护你这份天真痴傻……”
  沐云澜看着紧闭的房门,有些无语,楚谦这是啥意思?难不成他喜欢傻子!不是吧……
  在锦鸢的伺候下,沐云澜洗漱完毕吃过了早餐。
  这里是轩王府西院,和楚谦住的墨竹苑仅是一墙之隔,站在院中,沐云澜看着眼前不是树就是树,除了树还是树的院子,有些无语。
  “阿锦,轩王府不会都是树吧。”
  听到沐云澜的抱怨,锦鸢轻轻笑了笑,解释道:“轩王府为了避嫌,所以王府并不是很大,除了王爷现在住的墨竹苑外,还有以前老王爷和老王妃住的南院,以及本来给轩王妃准备的烟雨阁,在之后就是这西院了。而那些下人住的地方就不给王妃说了。”
  嗯?还有个给轩王妃住的烟雨阁?名字到不错,只是为什么不给她住?难不成楚谦已经有喜欢的女人了?只是把她当傻子一样安慰安慰一下而已!不过自己好像就是一个傻子哦!沐云澜有些八卦的想着,却有点小小的郁闷。
  见自家小姐没了下文,锦鸢原本想要吊一下沐云澜胃口的想法顿时烟消云散。
  “本来烟雨阁已经收拾出来打算让王妃住进去了,可是王爷突然说让王妃住进西院,原因是烟雨阁有个小湖,怕王妃玩耍时一不留神掉进湖里。而西院全都是树,本来就是避暑之地,让王妃住进来会比较安全点。”
  锦鸢一点一点的为沐云澜解释道,还顺便夸了两句楚谦。
  听到锦鸢解释的沐云澜一头黑线,怕她玩耍时掉进湖里,那楚谦的意思是叫她玩树了?难道不怕她爬树然后掉下来?
  逛完自己住的院子后,沐云澜又被锦鸢拉着裹进了被窝里,美名其曰:养伤。
  不过在知道自家小姐不傻了后,锦鸢只是说了两句,就把空间留给了沐云澜,她知道现在要做什么,也知道小姐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子了。
  躺在被窝里的沐云澜捏了捏自己的细胳膊细腿,这个身体完全不行啊,太弱了,仅仅是一个院子,就已经用去了她全部的力气,这以后要是有个跑路什么的情况,岂不是分分钟挂掉的节奏。
  她突然很感谢楚谦给她安排了这个院子,因为这里,可以让她更好的习武而不被别人知道。
  有了决定的沐云澜立刻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而这不检查不知道,一检查却吓一跳。
  因为天生痴傻,使得沐云澜心性单纯,而这份单纯,竟然在岁月里慢慢的改变着她的身体,让她变得根骨奇佳。这就和一个人的心情印象这这个人的身体一样,有些人抑郁成疾,而有些人却会因为痴傻变成武学奇才,所以才会出现傻子力气的很大的情况,因为他们心思单纯。
  有了这具身体,再加上她前世的祖传功法,而她作为杏林世家的继承者,又怎么会不懂药!只要调理好身体,成为一名高手简直轻松到不能再轻松了。想到这里,沐云澜仿佛看到了自己辉煌的未来!
  沐云澜前世的祖传功法,名叫七星踏月决,这是一部很奇特的功法,却也是一部很厉害的功法。也是目前最适合沐云澜的一部功法。
  不过在修习这部功法之前,先要调理好这具瘦弱的身体才行。
  没有人知道,在轩王府西院,一个惊世奇才正在努力的成长,也没有人知道,这个奇才将来会给这个世界带来多大的变动,但就现在而言,一切是安静的,是平静的。
  皇宫里,天旭皇帝南宫玉珏看着嬷嬷带来的元帕上的血迹,大喜过望。他很清楚那代表着什么,只是他没想到楚谦居然就这么做了,还没有一点反抗的做了。虽然没有任何反抗有点让他失望,可是就目前而言,他要的已经足够了。
  “桂嬷嬷,接下来要怎么做,你应该清楚吧,那就下去吧!”
  楚谦,我要叫你身败名裂!
  无聊的躺在床上的休息的沐云澜突然想起来锦鸢在她们离开时给过她的一个油布包,她记得那里面是这具身体的娘亲的留下的遗物。而如今作为这具身体的宿主,她有义务替死去的沐云澜保管那件遗物。
  仔细回想了下,沐云澜记得自己最后在一次玩耍中将那个油布包扔进了她的嫁妆里。于是,不管之前锦鸢的叮嘱,沐云澜翻身来到了那件属于自己的小库房。
  小库房里全是她和亲时的嫁妆,而作为和亲女,就算再不受宠,嫁妆是绝对少不了的,因为这是一个国家了面子问题。
  所以在锦鸢给她看小库房的时候,沐云澜看到了十几个大箱子整整齐齐的放在里面。
  而此时看到如此多的箱子时,沐云澜一时之间无从下手,难道自己真的要为了那个油布包而把所有的箱子翻一遍?可是想到那是自己娘亲(身体的)留下来的唯一的遗物,沐云澜咬了咬牙,还是决定开始翻箱子。
  于是,在锦鸢带着孙妈妈回到西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家小姐正趴在小库房的箱子里乱翻乱扔的样子。
  而锦鸢这一刻的想法便是:“完了完了,小姐不会又变傻了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吟风阁古风文学论坛 ( 豫ICP备15004038号 )

GMT+8, 2019-9-16 14:12 , Processed in 0.065985 second(s), 23 queries .

古风文学 吟风阁

© 2001-2016 yinfengg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