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吟风阁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904|回复: 0

古剑奇谭——悭臾与长琴(屠苏)的对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5 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百里屠苏梦中,太子长琴和悭臾的远古记忆,榣山】
  太子长琴:悭臾,今日之曲如何?
  悭臾:你做的曲子总是好听的。
  悭臾:你天天来给我弹琴,我不能报答什么,等到有一天我修炼成了通天彻地的应龙,就让你坐在我的龙角旁边吧,乘奔御风,看尽山河风光。
  太子长琴:山中不知岁月,待得久了心如沉水,弹琴奏乐本是为了怡情,但若无你陪伴,未免也太过孤单,何来报答之说?
  太子长琴:不过你的话我记下了,纵然悭臾尚有数千年方能修为应龙,今日之约永远不变。
  【太子长琴与悭臾坐于平台之上】
  悭臾:不再多待几天?
  太子长琴:父亲已决意随伏羲大人由建木天梯离开人间,前往天上,我定然只有同去。
  太子长琴:初建天庭,诸事未定,相比众神皆会忙碌许久,我须多帮帮父亲,只是如此一来,未知何时才能重返榣山……
  悭臾:待你空下来,再来榣山找我玩儿,还有几百日,我便能化蛟了。
  太子长琴:听闻虺五百年化蛟,千年化龙,再五百年为角龙,千年为应龙,可惜这一回我却无缘亲眼一见。
  太子长琴:你胸中既有大志,本不该埋没,愿勤加修行,早日得偿所望。
  悭臾:一定会的,等我修成应龙,呼风唤雨当然不在话下,也能实现当初和你的约定。
  【屠苏梦境:榣山】
  悭臾:太子长琴,你说榣山成百上千的虺,也绝少见到像我一样眼瞳是金色的,可不正是意指我总有一天会修成应龙?
  太子长琴:修为不高,口气却是不小。
  悭臾:钟鼓不也是由虺成为应龙?它可以,我自然也可以。
  太子长琴:传说钟鼓乃是烛龙之子,岂同寻常?连众神对它都要忌惮三分。
  太子长琴:依我看,做不做得了应龙倒也无甚重要,哪怕做只角龙,亦可翔于天上,自在遨游一番。
  悭臾:还是你懂我心思,我可不甘心永远都只是一条小小的虺,只靠自己连榣山都离不开,修成龙以后,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再不受这拘束。
  太子长琴:你的性子本是喜动不喜静,假若一辈子居于榣山,确是闷了些。
  悭臾:不止闷,简直是要闷死了……
  悭臾:你和我说说那些神的故事吧,神都那么厉害,一定是将命运牢牢握在自己手里,想怎么变换就怎么变换了?
  太子长琴:……改命之说从未听过。
  太子长琴:天河边的织女曾经告诉我,河的中央有一座星辰宫,而地底的忘川里有一座地幽宫,这两个宫殿内,巨大的虚空命盘不断轮转,汇集天地阴阳之力。
  太子长琴:一切生灵的运命轨迹自其诞生起就已刻在命盘之上。连神也不能轻易改变,若是随意而为,万物之序便会被破坏,后果不堪设想。
  悭臾:……可是……如果命运全是注定的,那命不好的不就一辈子翻不了身?
  太子长琴:何不反过来看?
  太子长琴:所有生灵的归途大概唯有死亡,即便强大如开天辟地的盘古,亦会消亡殆尽。谁也无法更改命运的终点,却或许能在活着的时候尽力而为,让自己过得快活,不至伤心失落。
  悭臾:……说得挺有道理。
  悭臾:你跟着火神祝融念过许多书,想来就是不同。
  太子长琴:哪里,洪崖境中尽是些典籍,读多了也颇为枯燥,我倒宁可来榣山奏乐怡情。
  悭臾:反正你觉得无趣时就来找我,我总是在这儿的。



  【来到榣山】
  百里屠苏:这里是……是榣山!
  百里屠苏:……梦中太子长琴弹琴的地方……
  百里屠苏:……可为什么……
  百里屠苏:这儿、这儿不是祖洲吗?
  百里屠苏:还是……我根本就在做梦……
  【屠苏来到水湄边,水中隐隐有异动】
  【突然一条大黑龙破水而出,嘶鸣,与屠苏对视】
  黑龙:小子何人?敢闯如此地!扰吾安眠。
  百里屠苏:……
  黑龙:凡人,面对天界战龙胆敢神识恍惚?
  !
  【屠苏看见了黑龙的眼睛】
  百里屠苏:……金色眼瞳……
  百里屠苏:……悭……臾……
  百里屠苏:……你是…………悭臾…………
  悭臾:方才说甚?!再讲一遍!!
  百里屠苏:……悭臾……是一只快要化蛟的虺……怎会……是龙……
  百里屠苏:……那以后…………那以后…………
  悭臾:凡人!何以知晓吾名?!
  百里屠苏:……太子长琴…………不周山…………钟鼓…………
  悭臾:你——!!
  悭臾:人仙半魂!一介凡人身中如何会有——!!
  百里屠苏:……我…………
  悭臾:……罢了!
  悭臾:是与不是,战过便知!让吾明白你究竟何人!!
  百里屠苏:你……悭臾…………
  悭臾:小子!此非儿戏!来与吾一战!!
  悭臾:激发出你所有的魂魄之力!全力而为!若不想就此化作齑粉!!!
  【屠苏与悭臾全力一战,仍不敌倒地】
  百里屠苏:……唔……
  悭臾:哼,虽未尽吾力之万一,然凡人能与吾一战至此!已属不易!
  悭臾:可是小子!你当真只是一介寻常之人?你识得太子长琴?!
  百里屠苏:……
  悭臾:回答吾之疑问!!
  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我……未曾亲眼见过名唤太子长琴的仙人……
  百里屠苏:……在梦里……他时常坐于此处抚琴……一只名为悭臾的虺,是他的朋友。
  百里屠苏:……但身处梦境之中,或从梦里醒来的瞬间……我会觉得……
  百里屠苏:我……即是太子长琴,而太子长琴即是我。
  悭臾:…………
  百里屠苏:我知道……眼前便是悭臾……
  百里屠苏:……你破水而出……我脑海中忽尔浮现许多……许多过去之事……
  悭臾:过去之事?说来一闻。
  百里屠苏:……黑龙……有黑龙于人界南海戏水兴波……天帝伏羲派遣仙将予以惩戒……黑龙打伤仙将,逃入不周山寻求烛龙之子钟鼓的庇护……
  百里屠苏:钟鼓……是除衔烛之龙以外……天地间力量最强的龙…………
  百里屠苏:……火神祝融、水神共工与仙人太子长琴……同往不周山捉拿黑龙……
  百里屠苏:……太子长琴本是受命奏乐,令钟鼓神安睡去……以便水火二神行捉拿之事……
  百里屠苏:却不料……不料惊见黑龙金色眼瞳,竟是当日一别后再也未能相会的水虺悭臾……
  悭臾:……
  百里屠苏:……太子长琴吃惊之下停了乐声……钟鼓醒来,因遭欺骗而勃然大怒,与水火二神争斗不休……
  百里屠苏:……三方强大之力致天柱倾塌……天地险些就此覆灭……
  悭臾:……
  悭臾:你可知后来却又如何?
  百里屠苏:……众神奔走,灾劫平定……
  百里屠苏:获罪于天,无所禘也……黑龙悭臾与女神赤水女子献立下契约,为其坐骑……永失自由……
  百里屠苏:……共工、祝融往渤海之东深渊归墟思过千年,而太子长琴……贬为凡人,永去仙籍……
  百里屠苏:之后如何……再无记忆……
  悭臾:……
  悭臾:……太子长琴……寡亲缘情缘,轮回往生即为孤独之命……
  悭臾:……如此久远之事,有一天竟会再次听到……
  百里屠苏:……悭臾,你已经修成了应龙,通天彻地,那么——
  百里屠苏:……为何会梦见太子长琴,为何有这些记忆,我究竟是否是他轮回中的一世……你能告诉我吗?
  悭臾:小子,唤作何名?
  百里屠苏:……百里屠苏。
  悭臾:百里屠苏……或许吾也可以将你称作“太子长琴”。
  百里屠苏:……!!
  悭臾:可知你身中同时存有一人一仙魂魄?两份魂魄均残缺不全,三魂七魄各去半数!
  悭臾:如此汇于一处,恰恰相合,这才成就了你!
  百里屠苏:一人一仙魂魄……我……
  悭臾:将自己当作百里屠苏,不过因你一心此念,然而既有半数魂魄,又为何不能是太子长琴?!
  悭臾:尔等,究竟谁等到了谁的魂魄与记忆,犹未可知!
  百里屠苏:……不可能……
  百里屠苏:我便是我,又怎会是别人?!
  悭臾:不能置信?!
  悭臾:你体内煞气惊人,是否渐渐感到无法压抑痛苦,为邪煞侵蚀,惟恐迷失心智?!
  百里屠苏:……
  悭臾:一个强大的封印,将不同魂魄以及滚滚煞气尽数封闭于你肉体之中,哼,究竟是人是妖,亦或堕入邪魔之仙,竟然行此惨烈诡道!
  百里屠苏:……封住煞气的封印……
  百里屠苏:……有无办法解开?
  悭臾:解开?
  悭臾:吾不擅此法,然世间总有途径。
  悭臾:但吾劝你三思而后行,当此封印解开之时,煞力再无拘束,你将获得真正强大的力量,亦可能在那瞬间失智颠狂,而无论如何,因封印消失,这个肉体中所有魂魄将在三日后散去。
  百里屠苏:……即是说……
  悭臾:你,不复存在。
  百里屠苏:……若封印始终不除……
  悭臾:邪力渐渐使人迷失,将成就一个嗜血狂魔,至你死去,那些封存与肉身中的煞气,会令你尸变为真正的怪物!
  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怎会……如此……
  百里屠苏:……怎会如此……
  悭臾:…………
  悭臾:跨越千年万年,于吾阳寿将尽时终得一见……你怎会变得如此,吾友。
  悭臾:……无怪乎再也寻不到你的下落,原来只余一半魂魄……另一半又在何处?难道已是消散于天地之间……
  百里屠苏:……
  悭臾:……天界战龙力量不可插手凡间之事,不可窥探天机,否则将引发无穷祸患……何况吾也已经……
  悭臾:然世间或有奇人异士可解此局,为解封而不散魂,亦非全无余地,不必过早灰心。
  百里屠苏:…………
  悭臾:你,为何来到祖洲?
  百里屠苏:……与人出海寻找仙芝,得东海龙绡宫龙女相助来到此地,进入榣山之前,同伴不知为何顿失踪影,凶吉未卜。
  百里屠苏:适才……我为榣山之境所迷,心中生念只求趋近一看……
  百里屠苏:如今纵有他事,也该先回去寻他们几人了。
  悭臾:你的同伴?
  悭臾:却有几人失足于祖洲无形无处的迷障中,你却黯然穿过,可见心智远强于常人,无怪乎能与煞气同存。
  悭臾:吾已将其护于结界,暂令昏睡,无性命之忧。
  百里屠苏:……感谢。
  悭臾:小子,与吾同待片刻。
  悭臾:对吾而言,你既非百里屠苏,亦非……太子长琴,然毕竟身具故人之魂,令吾怀念。
  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此处真是榣山?
  悭臾:应是说,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百里屠苏:是你……将祖洲这里变作榣山的样子?
  悭臾:此乃赤水女子献所为。
  悭臾:吾已老去,不能在征战四方,而沧海桑田,东海扬尘,昔日榣山也已不知变迁几何。
  悭臾:她知吾思念故乡,便寻此处化为榣山之景,令吾在此安歇。
  百里屠苏:……
  悭臾:不必忧悲,万物中有一死,在命定的那一日到来之前,吾将飞往不周山龙冢静静等待。此生能与赤水女子献比肩征战,臣服四方,亦是吾之幸事。
  悭臾:然吾辞世以前,上有两个未尽之愿,小子,你可否替吾完成?
  百里屠苏:我……能做什么?
  悭臾:第一个心愿,吾但愿在听一回太子长琴的绝世琴曲。
  百里屠苏:……抱歉,我不通琴艺。
  悭臾:如此,尽是命数,当不必强求。
  百里屠苏:且慢。
  【屠苏取出一叶】
  悭臾:这是……
  悭臾:以树叶响声……
  【屠苏以树叶吹出琴曲,悭臾在旁静闻】
  百里屠苏:虽不通琴艺,望悭臾聊以慰藉。
  悭臾:好……好……真是个有趣的小子。
  悭臾:吾已知足。
  百里屠苏:……第二个心愿,又是何事?
  悭臾:昔时与太子长琴约定,待吾修成应龙,便让他坐于龙角旁,乘奔御风,看尽山河风光,后来竟再也未有机会。
  悭臾:小子,你可愿与吾万里遨游一番?
  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我,并非太子长琴。
  悭臾:……小子十分倔强,亦很坚强,寻常人易你之位,恐怕早已因今日所闻惊骇无措,抑或——你只是惯于将惊惶悲伤压抑在心?
  百里屠苏:……
  悭臾:也罢,自可去想个明白,自己究竟是什么,算什么。
  百里屠苏:…………
  【悭臾取出一枚龙鳞】
  悭臾:此枚龙鳞,小子收起。
  悭臾:若有朝一日想透,以此为媒召唤于吾!
  悭臾:自汝触碰龙鳞的那一刻起,唤吾之法存于汝之神识,不可宣诸于口,不可诉诸于笔,心中默想,吾自会现身!
  悭臾:吾已时日无多,力量亦所剩无几,小子,可莫要令吾等得太久。
  【悭臾对屠苏施下法阵】
  百里屠苏:这是……?
  悭臾:引发你魂魄中正气之力,于抑制煞气略有助益。
  百里屠苏:……多谢。
  悭臾:祖洲之事,吾从未关心,但你所寻之物定不在此地,榣山以外仅一出生有草木,便将你与同伴送往那里一试,沿途无形迷障也已暂时除去,算得偿你赠曲之情。
  悭臾:离开之后,勿要透露吾之形迹。
  【悭臾欲走,忽被屠苏叫住】
  百里屠苏:等一下,悭臾!
  悭臾:何事?
  百里屠苏:我想问你,这世上真的有死而复生之法吗?
  悭臾:……
  悭臾:如何没有?只不过逆天而行,付出的代价将令人难以承受。
  悭臾:眼前不就是……最好的……
  百里屠苏:什么?
  悭臾:所有生灵的归途唯有死亡,即便强大如开天辟地的盘古,亦会消亡殆尽,谁也无法更改命运的终点,只有活着之时尽力而为,令自己过得快活,不至伤心失落。
  百里屠苏:……!
  悭臾:想起来了吗?这是你曾经说过的话,吾友。
  百里屠苏:我不是……
  悭臾:生为何,死又为何?
  悭臾:天无尽、地无涯,其间有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本是浑然一体,所谓生,道之化境,所谓死,还道于天。
  悭臾:……何以飘零去,何以少团栾,何以别离久,何以不得安?吾友,你曾在榣山水边如此自言,经历这般漫长的时光,你,可曾寻得解答?
  百里屠苏:…………
  悭臾:吾亦不敢妄言参透生死之意,吾只知道命途长短并非紧要,唯淡然自问,可有人将你放于心中,你临到死前可曾悔恨?
  悭臾:就如那漫天神明,入目这锦绣河山、四方辽阔之土,便会想起我战龙悭臾,吾一世征战,亦无惧无悔。
  百里屠苏:……无惧……无悔……
  悭臾:这世间,何曾有永生不灭的魂灵,唯有斩不断的人心。
  悭臾:若要逆天改命,自古几人能成?
  悭臾:你此生,恐逃不脱坎坷多难……好自为之。
  【悭臾离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吟风阁古风文学论坛 ( 豫ICP备15004038号-1 )

GMT+8, 2022-5-20 04:51 , Processed in 0.051947 second(s), 20 queries .

古风文学 吟风阁

© 2001-2016 yinfengg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