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吟风阁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19|回复: 0

锦绣河山,万里疆土,君临天下,他以她作牺牲换得皇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8 16: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渐渐地,眼前的一切模糊了;渐渐地,又清晰了......
是在一片桃林中,桃花缀满了枝丫,粉红一片,花海应该就是这样吧。这里的阳光和煦,和微风一起抚到脸上是桃花的香甜。还有,还有箫声,柔软得可以触摸到内心深处的箫声。我循着箫声在桃林中穿梭,在寻找箫声的源头。
桃林中间,出现了湖,湖边是一个吹箫的男子,衣冠楚楚。
湖在后退。
“等一下,等一下……”我大声呼喊着,脚步越来越急。
“等我……”我边跑边喊,声嘶力竭。
湖后退的速度越来越快。
那个男子转过身来,“裳儿,你来了。”
忽然,一切都化作了一道光,消失了。
“等我,等我……”
“宸宸,醒醒,晚自修要迟到了。”我听到了雪妮的声音。
我睁开眼睛,还是在寝室里,刚才只是做梦。手镯上环绕着一道银光,再仔细一看,什么也没有,看来是幻觉。
“几点了?”
“还有一刻钟就上课了。哎,你做梦了吗?好像听到你说梦话了。”
“嗯,没什么。走吧。”
回到教室,刚好上课,我拿出试卷开始做题。不知不觉地回忆起了那个梦,和梦里的桃花,湖以及吹箫的男子。那温柔的箫声一直在耳边回响,一种熟悉的伤感。
想着想着,不自觉地走了神。突然,背被笔戳了一下,马上回过神来。“很少见你走神啊,不是在想我吧。”顾言辰坏笑着说道。
我没理他,自顾自地做题。他一看拾了没趣,也便没话了。
顾言辰与林雪妮是青梅竹马的朋友,听说他们的家长是世交,并且很希望可以联亲。都是名门望族,门当户对吧。
高中一开始,双方家长就将他们安排进了同一个班级。本来还安排了前后桌,不过被顾言辰拒绝了,后来他坐到了我后面。再后来,雪妮成了我的朋友。雪妮说,她真的很喜欢顾言辰,希望我可以帮她看着他。我同意了,但不保证一定做到。
顾言辰,高大帅气,成绩不差,而且篮球打得很好,又有家族企业撑腰,为人幽默健谈,自然有不少女生喜欢。而他又是典型的柳永式,只要女生约他,他就会赴约,陪伴,用自己温暖大众。这些,雪妮当然受不了,但她最难以忍受的是顾言辰对自己无比反感。可能是因为离雪妮很近,所以他也不会主动靠近我。
我的名字是陈宸,出生于普通家庭,父母都是工人,还有一个妹妹。成绩不算差,但也不是最好的。长得一般,身材也一般,沉默寡言,对一切都很冷淡,人缘不太好。在雪妮旁边是绿叶吧。
过了很长时间我才知道,顾言辰的玩世不恭应该只是他的表面。世上的事往往都是这样,当你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一切都来不及挽回。
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从来没有认识他们,也不用和他们相互见证各自的痛苦。不过,这是很久以后的事了,现在的我根本无法想象到即将发生的一切。
这几天是我校一月一度的月考,大家都投入在紧张的复习备考中,都各自忙着顾不上别人,这应该也是人性冷漠的一种体现吧。
我仍旧和雪妮形影不离,晚自修前,空空的教师里,只有连我在内的四人——我、雪妮、言辰和凌晰。在教室里我只能听见他们的鼻息声和笔尖的刮擦声,静静的。我在拼尽全力复习,努力,努力地和凌晰缩小差距。我原本喜欢一个人在寝室复习,那儿很安静,没有一丝扰乱,很适合我。不过现在也很好,在他身后,很安心。
那种一心一意在做一件事的时间总是流失得很快,不知不觉中,同学们大多到了教室,随之而来的是打破静寂的吵闹声。我停下来环顾了周围,雪妮和顾言辰都在与周围的同学聊,整个嘈杂的教室里只有凌晰在用功。看着他的背影,永远有一种踏实的感觉,暖暖的。我对他唯一的奢求就是成绩单上紧紧相依的名字,仅此而已。
“宸宸,我们走吧。”雪妮轻拍我的肩膀。
已经下课了,同学们三三两两的走了,凌晰还在看书丝毫不受周围气氛的影响。
“你先回吧,我在看会儿。”
“好。拜拜。”
雪妮走后整间教室只剩下我和他,我很享受这种安静踏实的感觉。
“陈宸,你什么时候走?”凌晰回头问我。
“十点半了,我要回去了。明天见。”
“等等,我送你吧。”凌晰飞快地理着书包。
我呆呆地僵住了,感到浑身发烫,呼吸也不由自主地加快。
“你脸好红啊,呵呵,不好意思啊?”
“没有。”
“走吧。”
“嗯,好的。”
我们走在一起,并排,却自动保持着一定距离。我的心跳不住加快,有点兴奋,也有点紧张。回寝室的路不长,但却像要过一个世纪一般。
“原来有人送啊。”顾言辰从路边小树丛中走出来。
“我……”有点尴尬,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也不知道如何澄清。
过了很久我才知道为什么想澄清,不过在那时已经晚了。
“我来送吧,顺路,不介意吧。”顾言辰冷着脸说。
“哦,那我回家了,明天见。”凌晰挥挥手走了。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
“发什么呆,走啦。”
“你怎么在这儿?”
“等你啊,怕你被狼叼走,哈哈……”他总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好气又好笑。
“无聊。”我无奈地笑笑。
“诶诶,你们不是有一腿吧。”他问时,脸上好像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红晕。
“神经。”我瞥了他一眼。
“哈哈哈,随便问问的,别想多了。”看他有点不自然的样子,怪怪的。
“呵呵,一点也不好笑。”
就这样,一路走回寝室。
我当时不知道雪妮正在窗口看着我们,我们的身影给她带来的痛苦,正是我以后要承受的。
自那晚起,我感觉到雪妮对我有隐隐的敌意。我知道缘由,虽然觉得是她想多了,但还是小心地和顾言辰保持距离。
月考结束了,如我所愿,我的名字和凌晰的还是紧紧相依。不过,意外的是顾言辰的名字就在我下面,他进步很大。
那件事好像我生活中的小插曲,之后我的生活回归了原来,唯一的变化是雪妮不在与我形影不离,其他的朋友与我的来往也不知不觉变少,我渐渐地变得总是独自一人。并不介意,快要高考了,单独一人我能更好的复习,静才属于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吟风阁古风文学论坛 ( 豫ICP备15004038号 )

GMT+8, 2018-9-23 01:42 , Processed in 0.069097 second(s), 20 queries .

古风文学 吟风阁

© 2001-2016 yinfengg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